您好,请 登录注册
十八、从塔山到胡斯克瓦尔那

四月十五日  星期五
    尼尔斯坐在那里,几乎整夜没有睡觉,但是快到凌晨的时候,他睡着了,梦见了他的父亲和母亲。他几乎认不出他们来了,他们变得头发灰白,脸上布满了皱纹。他问他们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们回答说,他们变得这样苍老,是因为他们太想念他了。他为此既感动又震惊,因为他原先一直以为,他们能摆脱他只会感到高兴。
    当男孩子醒来时,已经是早晨了。外面天空晴朗,万里无云。他自己先在屋里找了点面包吃,然后给鹅和母牛喂了早食,接着又把牛棚的门打开,让牛能出来到邻近的农庄上去。只要母牛单独出去,邻居们就会毫无疑问地想到,母牛的女主人一定出了什么事。他们就会赶到这个孤寂的农庄来看望老妇人。这样他们就会发现她的尸体并把她安葬。
    男孩子和白雄鹅、灰雁刚飞上天空,就望见一座山坡陡峭、山顶平坦的高山,他们知道那肯定是塔山。阿卡和亚克西、卡克西、科尔美、奈利亚、维茜、库西以及六只小雁早已站在塔山顶上等候着他们。当他们看到雄鹅和灰雁终于找到大拇指儿时,大雁群中立即爆发出鸣叫、扑翅和喊叫声,那欢乐的场面真是难以形容。
    塔山的悬崖峭壁上几乎从上到下长满了树木,但是顶部却是光秃秃的。人们可以站在那里极目远眺,纵览四周。要是朝东面、南面和西面看的话,看到的差不多全是贫瘠的高原,除了阴暗的杉树林、褐色的沼泽地、坚冰覆盖的湖泊和灰蒙蒙的连绵起伏的群山外,其他什么也看不到。男孩子也不禁觉得,造这块地的人并没有花多大的力气,而是急急忙忙,粗制滥造,用石头堆一堆就算了事了。不过,极目北方,景色就截然不同了。看来造这块地的人怀着极大的热情和一丝不苟的精神。朝北看到的全是瑰丽巍然的群山、平坦的峡谷和蜿蜒曲折的溪流,一直可以望到那片湖水滔滔的维特恩湖。湖面上冰已融化,湖水清澈透明,闪闪发光,就好像里面装的不是水面是蓝色的光。
    正是维特恩湖使北面的景色锦绣如画,风光旖旎,因为好像那道蓝色的光从湖中升起,又撒向大地。森林、小山、屋顶以及坐落在维持恩湖畔的延切平市的塔顶,处在一片淡蓝色的光环中,看上去让人赏心悦目。男孩子想,如果天空中也有国家的话,那么它们肯定也是像这样蓝色的,他认为他对天堂是什么样子似乎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
    当天晚些时候,大雁群继续飞行,他们朝着蓝色峡谷飞去。他们心情愉快,欢天喜地,一路上高声呼叫,大声喧闹,凡是有耳朵的人都会听到他们的喊叫声。
    入春以来,这是居住在这个地区的人见到的第一个真正的春天。在这之前,春天一直是在风雨中度过的。现在天气突然晴朗,人们对夏天的温暖和翠绿的森林的向往使得他们难于安心工作。当大雁群在高高的天空欢快地、自由自在地飞过时,没有一个人不停下手中的活抬头仰望他们。
    这天最先看见大雁的是塔山的矿工,他们正在一个矿井口挖矿石。当他们听到大雁的叫声时,停止了挖矿,其中的一个人向大雁们喊道:“你们要去哪里?你们要去哪里?”
    大雁们没有听懂他说的话,但是男孩子从白雄鹅的背上探下身子,替他们回答道:“我们要到既没有镐也没有锤的地方去。”
    矿工们听到这些话,还以为是他们自己的愿望使大雁的叫声幻化成人的说话声传进了耳朵。
    “带我们一块儿去吧!带我们一块儿去吧!”他们喊道。
    “今年不行,”男孩子喊道,“今年不行。”
    大雁们沿着塔山河向孟克湖飞去。一路上他们还是大声喧叫着。延切平市及其四周的大工厂就坐落在盖克湖和维特恩湖之间那条狭窄的陆地上。大雁群首先飞过的是孟克湖造纸厂,当时正是午休过后上班的时间,工人们成群结队涌向工厂的大门。他们听到大雁的叫声时便停止脚步,侧耳倾听了一会儿。
    “你们要去哪里?你们要去哪里?”工人们喊道。
    大雁们听不懂他们的话,因此男孩子替他们回答道:“我们要到既没有机车也没有机器的地方去。”
    当工人们听到这句话时,他们相信是他们自己的愿望使大雁的叫声幻化成人的说话声传进了他们的耳朵。
    “带我们一块儿去吧!”一大群人一齐高声喊道,“带我们一块儿去吧!”
    “今年不行!今年不行!”男孩子回答说。
    接着大雁们飞过了著名的火柴厂。这个工厂坐落在维特恩湖畔,大得像一个城堡,巨大的烟囱高耸入云。厂院里没有一个人在走动,但在高大、宽敞的厂房里,年轻的女工正坐在那里往火柴盒里装火柴。外边的天气好极了,因此她们打开一个窗户,大雁们的叫声正好从窗户传了进来。一位最靠近窗户、手里还拿着一个火柴盒的姑娘探出身子喊道:“你们要去哪里?你们要去哪里?”
    “我们要到既不需要灯光也用不着火柴的地方去!”男孩子说。
    那位姑娘以为她听到的只是大雁的叫声,但她又觉得她似乎听出了几个字,因此她又喊道:“带我一块儿去吧!带我一块儿去吧!”
    “今年不行!”男孩子回答道,“今年不行!”
    那些工厂的东边就是延切平市,坐落在城市最理想的位置。狭长的维特恩湖东西两边的沙岸都很陡峭,但是在湖的正南方沙墙已经塌落,好像开了一个大门,让人们到湖里去。在大门的正中央正好是延切平市,左右两边都是山,背靠孟克湖,面对维特恩湖。
    大雁们在狭长的延切平市上空飞过时,依然像在农村一样喧叫。但在城里没有一个人对他们喊叫。他们也没有指望城里的居民会停下来对他们喊叫。
    他们沿着维特恩湖岸继续向前飞行,不久就到了萨纳疗养院。有几个病人在游廊上尽情地享受着春天清新的空气,这时他们听到了大雁们的叫声。
    “你们要到哪里去?你们要到哪里去?”其中一个病人用微弱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问道。
    “我们要到既没有痛苦也没有疾病的地方去!”男孩子回答说。
    “带我们一块儿去吧!”病人们说。
    “今年不行!”男孩子回答,“今年不行!”
    他们又向前飞了一段就到了胡斯克瓦尔那。它坐落在一个山谷里,周围环绕着陡峭壮丽的山峦。一条小河从高处一泻而下,形成细长的瀑布。山脚下建造了许多作坊和工厂,山谷的谷底遍地都是工人住宅,房屋周围是花园和草地,谷底中央是学校。大雁们飞过那里时,学校正好在打铃,一大群儿童排着队从教室里出来。他们人数很多,整个校园里都挤满了孩子。
    “你们要到哪里去?你们要到哪里去?”孩子们听到大雁的叫声时便喊道。
    “我们要到既找不到书本也没有作业的地方去!”男孩子回答说。
    “带我们一块儿去吧!”孩子们喊道,“带我们一块儿去吧!”
    “今年不行,等到明年吧!”男孩子喊道,“今年不行,等到明年吧!”

  • 新书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