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海上历险其五

我的先生们,我们还有辰光,一起来喝完这一瓶清凉的美酒,我呢,也要给你们讲些其他旷世罕见的事迹,这些事迹,还是我上次回欧洲之前好几个月遇见的。
我与大苏丹相识,是经过罗马、俄罗斯帝国等使节的从中介绍,由于法国使节的大力推荐,所以大苏丹就委托我专程到大开罗去,为他办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而且要求我把那件大事,办得成为一个永远的秘密。
我离国启程的时候,仪式非常隆重,还有不知其数的侍从前呼后拥。途中,我只要有机会,就把些十分得力的人员招纳进来,以扩充我的侍从队伍。离君士坦丁堡没几公里,就见到一个瘦骨嶙峋的矮子,他风驰电掣般地从田野里跑来,尽管如此,在这矮人的每条腿上,还系着近五十磅重的一个铅球。看到这副形状,我不胜诧异,便招呼着问他道:“哪儿去,我的朋友,跑得这么快?为什么系了这些重量,使你想跑也跑不快?”
“我从维也纳来,”那个步行者回答说,“已经跑了半个小时了,我本在维也纳一个高贵的老爷那儿当差。今天我辞职不干了。打算到君士坦丁堡找份差使干干。现在没人要我跑得这么快,就在腿上加了些分量,可以减低速度;因为我的老师从前教导我:‘生活有度,人生添寿’。”这位飞毛腿很投合我的心意;我便问他道,他可愿意在我的手下当差,他却立即表示同意。我们从这儿继续日夜兼程,走过了不少城市,不少村庄。离大路不远的绿草如茵的阡陌上,静悄悄地躺着一个汉子,他仿佛像是睡着了似的。然而他并没有睡,却是把个耳朵伏在地面上,是在聚精会神地谛听,不知那十八层地狱里的居民到底在干些什么。
“你在那儿听什么,我的朋友?”
“为了排遣寂寞,我在听听草的动静,它们到底是怎样长的。”
“你能够听到吗?”
“噢,这是区区小事!”
“那么你就来我这儿当差吧,我的朋友,反正从今往后,我这儿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那家伙一骨碌爬了起来,跟着我就走。跑不了多远,只见一个猎人站在小丘上,手中端了支上膛的长枪,对着碧蓝如洗的天空,砰地放了一枪。
“但愿你百发百中,猎人先生!不过你在打什么来着?除去蓝色的晴空,我什么也没瞧见。”
“唔,我要试验一下这支最时髦的库享罗伊特的长枪。现在有只麻雀,它正停在斯特拉斯堡大教堂的顶上,我这一枪,要把它不偏不倚地打落下来。”打猎和射击,原是个高尚的活动,我是酷爱成癖,谁要是知道这个底细的话,那他眼下见到我跟那位神枪手很快地拥抱起来,也就不会感到意外。我毫不犹豫,立即把他拉到了我的麾下,这在大家是容易理解的。我们继续进发,又过了不少的城市和村庄,最后来到了黎巴嫩山前。却见在一座黑沉沉的杉木林子面前,站着一个粗壮的大汉,他正把根索子套住了那座林子,用力在拉。“你在拉什么呀,我的朋友?”我问那家伙。
“噢,我盖房子要用木料,却把我的斧子丢在家里了。现在我必须想方设法,把这些木料运回家去。”说着,他用力一拉,那一公里见方的整座林子,好像一片芦苇似的。噼里啪啦地在我面前统统倒下。我干任何事情,都是很干脆的。这家伙说什么我也不放走他的,即使要我付出很高的代价,我也非把他雇佣下来不可。我们于是又上路了,终于来到了埃及地界,忽然狂风大作,我很担心,害怕这风会把我和我的车辆、马匹以及侍从人员一古脑儿卷了去,一直送到半空里。这时在我们大道的左边,却有七架风车,它们并排站着,车翼沿着轴心飞快地转动,恰像一个技艺娴熟的纺纱女工,在捻动她的纱锭那样。离这些风车不远的右方,还站着一个腰大十围的胖子,正用食指揿着个右鼻孔。这家伙见到我们在这狂风之中,走投无路,焦急万状,就连忙把他的身子往半边一偏,然后跑到我们的跟前,好像士兵见到他的上校长官那样,毕恭毕敬地对我脱去帽子。这时候,狂风陡然平息,连那七架风车,也顿时停止不动了。这事情的发生,看来完全是人为的。我为此惊诧不置,就对那丑汉嚷道:“你这家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魔鬼耽在你的肚子里了,还是你本身就是个魔鬼?”
“请你原谅,阁下,”那人回答我说,“我只是为了我的主人,就是那位磨坊老板,在这儿吹些风罢了;我刚才所以揿住一个鼻孔,就怕把这七架风车一齐吹倒。”
哎,他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我暗自寻思道:我今后回到了故里,想把普天下的奇事,不管是陆地上的,或者是海洋上的,都要谈个周详,万一在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就可以助我一臂之力了。因而我们双方很快就达成了一笔交易。那吹风手撇下了他的磨坊,跟着我就走。
眼下,我们毕竟抵达了大开罗。我在这儿总算天从人愿地完成了任务,而且跟那群碌碌无能的侍从告别,我也觉得身心偷快,唯独几位新招的有用之材,我却当作自己的亲随,跟他们一同取路回家。这时,天气晴和,举世闻名的尼罗河上,动人的景色,美妙到非笔墨所能形容的地步,所以我很想租赁一艘小艇,从水路直发亚历山大海港。在开头的两天当中,旅途的风光,真是旖旎无比。
我的先生们,据我猜测,有关尼罗河每年一度的洪水泛滥,在你们也老生常谈了吧。就在这第三天,众所周知,尼罗河河水暴涨,又过了一天,河道左右两边的陆地,全都溢满了河水,竟达好几公里远近。直到第五天,日薄西山,我那只小艇陡然给什么东西缠住了,我认为这也许是藤蔓植物,或者是灌木树丛。但是翌日清晨,天色明亮,我这才发现船下到处都是熟透了的杏子,味道隽永可口。我们便扔下了测深锤,立刻证实我们的漂浮所在,离地至少有六十尺光景,而且我们的处境,正是进退维谷。根据太阳的高度,估计目前正是八九点钟左右,不料迎面卷起一阵大风,把我们的小舟打翻。小舟灌满了河水,往下直沉,我有好些时候,一直不知道它的下落。我们幸而都得救了,总共八个男子加上两个孩子,统统给大树挡住了去路,岔开的丫枝托着我们的身子,唯独那只小艇,由于份量过重,已漂流他去。我们在这样的处境中困守了三个礼拜零三天,只好用杏子来填饱肚子。至于喝口把水,那是遍地皆是,我也毋庸赘述了。我们受灾磨难的日子,先后经过了二十二天,大水这才跟来的时候那样,重又非常迅速地退走了,到了第二十六于,我们又可以在结实的土地上行走了。那艘小艇,是我们眼里见到的第一件安然无恙的物事。它躺在离原来沉下去的地方不远,只有二百来克拉夫特光景。我们把些必不可少的有用东西,一一拿在太阳底下晒干,又从船舱里取走了需要的物件,然后想方设法,重又找到了我们的正确途径。按最精确的计算,我们这次被河水卷走,越过了许多的田园和树林,全程竟达五百五十公里之遥!整整走了七天,我们方才回到了河边,但见滚滚的河水,重又纳人了河床。我们便把这些冒险的经过,统统告诉了当地的一位长官。他待人真挚热情,马上周济了我们日用品,又用他私人的小船,送我们一阵。大约过了六天,我们总算到了亚历山大海港,在那儿登上大船,直抵君士坦丁堡。我受到大苏丹的亲切接待,又光荣地让我晋谒了内宫。皇帝陛下在内宫降尊纤贵,与我挽手同行,为了让我尽情欢乐,又将不少名媛淑女,连同他的嫔妃在内,个个由我自行挑选。
至于猎艳寻欢的事情,我向来不爱夸夸其谈,因此我但愿先生们,晚上能好好将息。

  • 新书上架:

太平广记

作者: 李昉、扈蒙、徐铉等

太平广记全书五百卷,目录十卷,共分九十二大…

古文观止

作者:吴楚材,吴调侯

《古文观止》是清代吴楚材、吴调侯于康熙三十…

喻世明言

作者:冯梦龙

《喻世明言》是明末冯梦龙纂辑的白话短篇小说…

动物寓言故事

作者:qiqi

关于动物的寓言故事100,动物对话寓言故事大全…

昆虫记

作者:法布尔

《昆虫记》是一本讲昆虫生活的书,涉及蜣螂、…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通过对保尔·柯察金成长经…

李清照词选

作者:qiqi

词全集、诗集(90首全) 李清照 简介 李清照(10…

丁丁作文集

作者:宣苏颀

丁丁小朋友热爱读书和写作,闲暇时间几乎都送…